一直以來,人們將憂鬱症視為一種疾病,是一種負面情緒、不必要的思想偏離,也的確,憂鬱症會導致痛苦甚至死亡。但如果我們都錯了怎麼辦?如果憂鬱症根本不是一種異常現象,而是我們本來就有的「重要生物防禦系統」呢?
先來讀一小段 Laura 的故事。
///
Laura 相信憂鬱症救了她的命。
Laura 童年的大多時候,她的父親會用言語傷害她,且父親非常敏銳,即便 Laura 試圖隱藏反抗父親的衝動,父親仍能看出,並因此露出更兇惡的神情甚至加重懲罰她,而父親的暴力行為多次使 Laura 感到自己面臨生命危險。
然而,是憂鬱症幫助 Laura 活下來。
Laura 生在一個無處可求助的時代,而唯一的策略就是原地生存,因此 Laura 的憂鬱幫助她在面對父親的傷害時低頭、不做反抗;幫助她接受不可接受的事實;幫助她麻木自己的叛逆情緒。Laura 做到了!
Laura 並不後悔童年時期的憂鬱症,反而她很重視這段歷程,在與治療師合作經歷了一段治療過程,她終於了解到自己是如何被憂鬱症影響,以及在當時的環境中生存下來的。
Laura 的故事聽起來真的是很醜陋、很殘酷,但同時它也幫助我們理解,儘管憂鬱症的發生可能有充分理由,也不意味是一件好事,但 Laura 的憂鬱症經歷,卻是來自作為一個良好生物系統的最終手段!
///
🦾 憂鬱症患者是勇敢的倖存者,而不是受傷的病人!
越來越多的專業研究人員正在質疑目前對憂鬱症的定義;生物人類學家認為「憂鬱症是對逆境的適應性反應」,而不是精神障礙;英國心理學會(British Psychological Society)發布了一份關於憂鬱症的新報告指出:「最好將憂鬱症視為一種經歷或一組經歷,而不是一種疾病。」;神經科學家也正在關注自主神經系統在憂鬱症中所發揮的作用;而多迷走神經理論(Polyvagal Theory)提及「憂鬱症是在幫助一個人生存的生物防禦策略之一」。
大眾都會認為憂鬱症是始於一個人的扭曲思維而導致「心身症狀」,如頭痛、胃痛或疲勞,然而有越來越多的新研究如多迷走神經理論,表明出我們的思想已經倒退了!
身體會發現危險並啟動反應,主要是在「幫助一個人生存的防禦策略」,但它一系列表現在身體和想法的反應,卻被大眾稱為憂鬱症的症狀。
當我們認為憂鬱症是非理性且是不必要的痛苦時,我們就是在侮辱憂鬱症患者並剝奪他們的希望。然而當我們或患者本人開始明白憂鬱的發生是有充分理由時,我們就能走出迷思,憂鬱症患者也能解除羞恥感。
///
🥊 憂鬱是生物機制的防禦進程。
根據多迷走神經科學家 Stephen Porges 的發現及其理論,一個人的日常體驗是基於自主神經系統的狀態,當一個人感到安全時,會體驗到幸福感和社會連結感,這是使一個人感覺最像自己的時候。
相反地,當一個人缺乏安全感甚至備感威脅,自主神經系統便會不斷掃描身體內部和外部環境中的危險跡象,促使身體的下個策略就是戰鬥或逃跑,進而產生焦慮感。
倘若威脅過於嚴重或持續時間過長,以至神經系統決定無法戰鬥或逃跑,此時便只剩一個選擇:「不動/僵化(immobilization)。」
不動/僵化反應是高等動物最初的生物防禦機制,就是我們在動物中會看到的裝死反應,這個機制會自動讓個體的新陳代謝降至休息狀態,使其感到頭暈或呆滯。
不動/僵化反應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它可以減輕痛苦,讓個體感到與世隔絕。可以想像一隻兔子無力的掛在狐狸嘴裡,那隻兔子正處於不動反應,如此當狐狸吃牠時,就不會感到太痛苦。
遭遇創傷者經常在描述其創傷事件時,會提到有「脫離身體」的感覺,其實這就是一種緩衝情緒衝擊的防禦作用,因為有些事件真的可怕到,連我們旁觀者都不希望當事者在事件發生時是完全在場的。
因此,「不動/僵化反應」是生物防禦的關鍵部分!而理想情況下防禦的時長是短的,然而如果威脅事件是無限期的持續,且個體一直無法戰鬥或逃跑,那麼不動/僵化反應就會繼續。
由於持續的不動/僵化反應也會改變大腦活動,因此它會漸漸影響個體的情緒與解決問題的能力,個體會經常覺得自己的身體或精神無法動彈,並感到絕望及無助,這就是憂鬱症的表現。
///
👥 無論是旁人或憂鬱症患者倘若皆能了解到這個生存機制,這一切將會改變!
我們很容易理解 Laura 的童年環境是如何引發她的憂鬱症,甚至幫助她生存下來,但為什麼憂鬱卻常發生在沒有遭受特別危險事件的人身上呢?這一切都是來自整體社會價值觀,總是暗示著「如果你因工作壓力過大而感到憂鬱,那就是軟弱的表現」;總暗示著「如果你夠堅強,就能解決問題」;甚至有一些治療師會說,憂鬱症只是對沒那麼糟糕的情況之認知扭曲。
然而身體的實際運作卻非如此。自主神經系統中無論是戰鬥、逃跑或不動反應,都與觸發因素的事件“無關”,這完全與「神經系統本身認為是否有威脅」相關,「它在一個人根本還不知道、尚未用大腦思考前就開始」,是無法選擇的。就像有些人一看到針頭就立即頭暈,他們根本沒有思考此針頭是否危險,而有些人卻能睜著雙眼看著針扎入皮肉也不覺得有什麼。
當憂鬱症患者了解自己事實上沒有受到損害,而是一種積極且良好的生物系統試圖幫助自己生存時,相信他們就會開始以不同方式看待自己,並意識到自己不是想像中的無助。
///
🫂 社會聯繫(Social connection)是擺脫憂鬱症這種防禦狀態的最好方法!
如果憂鬱是不動/僵化反應的情緒表達,那麼解決方案就是「擺脫這種防禦狀態」。Porges 認為「僅僅消除威脅是不夠的」,相反地,神經系統「必須偵測到強而有力的安全訊號,才能使一個人恢復正常的社會參與狀態」。
憂鬱症的症狀之一是羞恥感,一種讓別人失望或不值得與他們在一起的感覺。當患者被告知憂鬱症是一種異常現象時,同時也是在告訴他們:「你們是不對的,你們不屬於這個群體的一部分。」這只會使得患者的羞恥感加深,會更避免與這整個社會交流,甚至直接切斷社會連結。
其實,是我們這些無知的人切斷了憂鬱症患者走出憂鬱的道路。
///
現在開始是尊重憂鬱症患者的勇氣和力量之時了!
現在開始是重視生物機制的強大生存能力之時了!
現在更是我們要停止覺得憂鬱症患者與其他人不同之時了!
📺 增進安全感的相關練習:
Photo by Lucas Pezeta, Pexel

分享此文章

文章分類

彙整

報名 瑜珈療癒 課程

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及想了解的課程,收到訊息後,我會盡快與您聯繫!

更多文章

分享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