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主人艾先生從中學校長退休後,便開始在教會幫助弱勢族群,艾先生說他有兩個教會,一個是富裕族群的教會,固定捐獻金錢和物資給另個專門幫助弱勢族群的教會,他們買下幾棟屋子提供給需要居所棲身的人、協助就業及陪伴治療成癮。他告訴我那些無家可歸、經濟窮困或各種成癮症的人都有一段殘忍的童年經歷,導致成人後無法融入整個社會結構,更可悲的是很多人無法同理,只一味認為這些人不夠努力,才會把自己帶到今日的結果,但事實上他們是一群很努力在學習,也非常願意讓自己變好的人,只是有別於一般按照社會節奏成長的人,他們的確要花更多的勇氣和力氣學習。

陸續聽了艾先生幾天的故事分享,於是當他邀約我是否一同前去教會,我便毫不猶豫的答應。

奧先生是個非常有趣的男子,當我剛抵達教會時,他就拿我的中文名字開了一個鞋子的美式幽默玩笑,接著他跟我講了好多聽起來沒啥語句順序的話,我聆聽一陣並觀察後,心想著大概是交感神經過於旺盛吧。

突然他跟我說:「我其實很慌張,看到這裡好多人我好慌張。」當下瑜療師直接出現,我問:「現在你最需要什麼,可以幫助你的慌張?」他想了下說:「我覺得我需要離開這裡。」我說:「那就去吧,沒問題的。」

艾先生發現我跟奧先生有些交流後,便告訴了我一個幾乎可以拍成電視劇的成長故事,艾先生說:「這個教會有很多像奧這樣的人,我們試著支持,把他們從洞穴拉出來。」

後來活動快開始奧先生才回到教堂就座,他整體看起來似乎慢下許多,並感謝我給他一個好提示,就像是在告訴他放下,不必什麼都一定要做好,當下自己有需要就去做,不需思考太多是否正確,他說:「妳知道嗎,對我來說這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我已經非常努力在做了,可是我很擔心自己是不是又做錯了,只要我這樣想,我的背就好痛,我就很緊張,我覺得自己又退步了,我會讓教會的大家失望。」

我告訴奧先生:「但是你已觀察到這些狀態了,這就表示你已做到一些了,我相信你以前才不會看到這些狀態,對嗎?」

奧先生覺得自己第一次被如此肯定,並跟我道歉他的社交模式,他知道他自己有很奇怪的社交行為,我說我不這麼認為。

事實上,我認為奧先生是想要練習透過不斷與人社交,去學習適當的社交模式,我同時也相信,有很多人會因他的積極行為而迅速切斷與他的社交連結,讓他失去一次練習的機會。

活動結束後我們還聊了很多,他也很開心地跟我介紹教會裡的其他人,我默默地想著,如果我跟他進行一堂瑜療練習,應該可以探索到很多訊息吧。不過我很為奧先生高興,至少他帶著筆記隨時記下一些他認為當下有幫助的東西。

最後在我們離開時,我告訴奧先生:「無論如何,都請從你的身體和呼吸練習。」我想這是以我目前條件能夠給他的一小段幫忙吧!

回家的路上我其實是感到悲傷的,悲傷的是,這個世界的每個角落都有發出求救聲的人,但那些沒有發出求救聲或被迫無法求救的人又有多少呢?當我們這些能輕易取用所有資源卻習以為常的人,我們又可以為這世界奉獻多少呢?

雖然瑜珈療癒是個很好的資源幫助人們恢復身心健康,但事實上也僅限於某些社經地位的族群,那些連基本生活需求都需擔憂的族群,根本談不上身心健康這個目標,某種程度就是資源分配不平等。

這段小經歷再度提醒著我珍惜此時此地擁有的,包括現在閱讀這篇文章的你們,我們絕對都是足夠的,當你打從心底感到滿足,就不會再花費大量精力和時間去追去求,反而有更多餘的力量與精神,用自己的方式分享各種美好給其他人,甚至回饋整個社會乃至整個世界。

「什麼是瑜珈?除了『現在』就是瑜珈,『任何形式』只要『實行』都是瑜珈。」—瑜療師碎念

📄 相關文章:
《什麼是瑜珈?現在就是瑜珈》:https://reurl.cc/jDeN0q

分享此文章

文章分類

彙整

報名 瑜珈療癒 課程

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及想了解的課程,收到訊息後,我會盡快與您聯繫!

更多文章

分享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