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學員在某天課後表示他很討厭瑜珈,卻在上了幾次我的課後似乎不再討厭。後來,他寫下一段紀錄並訊息給我,經本人同意後以不具名方式公開分享。
.
///
.
我第一次跑去前面問你問題,是告訴你我超討厭做下犬式跟四足跪姿,順帶說了其實我超討厭瑜伽,是逼不得已所以來嘗試看看,但是我就是喜歡你的課。屢試不爽,每堂課最後的大休息都睡著,會有一個片段是只有你的聲音在迴盪,但我完全記不得你說過什麼。
.
你告訴我討厭一個動作,就像有時候討厭一個人一樣,總會有原因。我接著告訴你,因為我會覺得手腕痛,手臂酸,頭暈,腳很難站,膝蓋痛,呼吸不順,我也討厭自己為什麼都不能跟同學一樣。我更害怕這些酸痛會讓我原本在晚上會發作的鎖骨痛更嚴重。
.
我永遠會記得你接著說的三個字「很好呀!」因為我對自己的身體有覺察的能力。
.
後面我就忘記自己說過什麼了。我只記得跟你道別後,我走去更衣室,想著自己一定是怕這些不舒服。我在保護自己,就像老師說的「關節角度會有限制,是為了保護自己的身體」,這樣手腳才不會隨意一動就飛出去。我有點高興,這代表我不是進化不完全,所以不是能力不如人,而是我超進化、自帶保護系統。再仔細想想,手腕痛對我的意義還有什麼呢?手對我的意義又是什麼呢?突然,有句話在我心底被狠狠大聲的吼出「因為我覺得手好辛苦,我不想要再那麼辛苦了。
.
因為我一直以來都那麼辛苦的努力活著」
.
我突然就爆淚了。但是我不太懂為什麼自己需要那麼激動。甚至我現在再打一次這些文字下來,眼淚依然是估溜溜的模糊了我的視線。
.
我自己也還在消化那些眼淚跟那個聲音是怎麼回事?我唯一清楚的是,「瑜伽療癒、呼吸、觀察、感覺、什麼都要會、沒有絕對好壞、沒有計劃也是最好的計劃、減法的勇氣…」等等,這些、那些,你所教的東西,確實是我心底一直在尋找的一些東西。
.
///
.
我在這段訊息裡讀到「嘗試」,雖說他很討厭瑜珈,是逼不得已才來,但他卻願意給自己機會「嘗試幾次」;
讀到「觀察」,他觀察到自己每每在練習中會出現的現象包括各種疼痛、不順、比較,甚至擔心著回家後的不適;
讀到「說出」,他願意開口述說心中感受並提出疑問,因此開啟我們彼此的溝通;
讀到「運用至生活」,他將課堂中所聽到、觀察到、感受到,及分享後得到的回饋,繼續帶入自身生活觀察而獲得一些體悟;
讀到「觀察、探索和疑惑,沒有期盼任何成果與務必找到答案」。
.
僅僅一段文字陳述,我會說這就是屬於他個人的一段「身心歷程」,沒有任何特殊體式給予的效果,亦沒有任何舒服或正向的感覺,而他參與的這堂課程是以「身體運用」為主的練習。
.
瑜珈練習裡著重的「在做(Being)」和「觀察(Noticing)」,實踐了科學研究中證實的「身體活動」及「身體感知」是調節身心失衡最具體的開始,而瑜珈哲學裡所提及的「五層鞘(Koshas)」和「八支(Ashtanga)」更強調做好「一個人」原本該做的事即是「一個完整的人」。
.
其實我經常收到學員的回饋,於我而言每個回饋都是一個鼓勵和勇氣,讓我更堅定自己正在走的路和方向,雖偶爾還是會感到渺茫,不知道未來會如何發展,但固執的我會堅守崗位,除了繼續透過「瑜珈療癒」幫助需要的人恢復身心健康,同時保護「瑜珈療癒」在臺灣的發展不因商業行為而變成怪奇的模樣。
「你不一定要喜歡瑜珈,但也許你可以透過瑜珈認識其他你喜歡的方式。」—瑜療師碎念

分享此文章

文章分類

彙整

報名 瑜珈療癒 課程

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及想了解的課程,收到訊息後,我會盡快與您聯繫!

更多文章

分享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