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 2020 年出版的《從呼吸開始的瑜伽療癒》一書中有描述到,我在一場大病後如何藉由呼吸及瑜珈療癒練習,幫助自己度過復原過程。其實數年過去了,在我個人的持續練習和調整生活模式下,那些當時我感到恐怖的症狀和情境似乎再也沒有出現過,即便偶爾疑似冒出,也能因很快的自我覺察而啟動一些作為調節當下狀態。

今天暫且不以科學或醫學研究來談論呼吸的效益,但我想要來說一個呼吸陪伴我的故事。

去年全臺進入三級警戒時,我因全面停工便返回臺南休息,而在臺南若要去到市區以外的地方,開車總是最方便的選擇。那天的一個午後天氣就像是前幾週的梅雨,我如常地開上國道前往外婆家,正當車子行進一半時大雨傾盆而下,我迅速的調快雨刷速度,這時一台運輸車和一台貨櫃車分別在兩側與我並肩行駛著,同時我的前方被一輛砂石車輪胎所捲起的雨水灑得視線模糊,而透過後照鏡我看到另台貨車緊跟在後,不過就在這幾秒的注意,我的身體瞬間被拉回先前的不適感經驗,我感覺到黑暗、壓迫、喘不過氣、獨自一人和害怕,當我再下一秒覺察到「糟糕!我又連回相似記憶了!」,我開始胸悶、發抖、指尖發麻與喘不過氣。雖然我的大腦清楚知道這是一種與過去經驗連結所產生的恐慌現象,身心卻是不自主地顫抖著;即便大腦理性告訴自己現在正在開車,身心卻像是快要失去控制般。然而,也因為我的身心長期處於練習,當她偵測到我的失衡與需求時,便不假思索地產出反應面對當下狀況。

我開始鼻子吸氣、嘴巴呼氣,並藉由數數字以穩定呼吸節奏,約莫過了一分鐘發抖的情況稍緩,我開始評估是否先停靠路肩休息,抑或撐到只剩八百公尺的交流道,最後由於車流太大加上視線不良,我便以這樣的呼吸方式一路駛離國道,直到所有的情境解除我才又恢復正常,整個過程實際上不過十分鐘,但對於那時的我來說似是有數小時。

老實說這次的突發狀況讓我有些訝異,我認為 2017 年所受的傷在我用心照護後理應完全復原,可身心卻已徹底的記憶。再次證明發生過的事就是一個真實存在,我們要做的不該是想盡辦法抹滅,而是在這個事實發生後,我們要如何與自己的身心重新開始,並透過不間斷的探索、練習和整理,學習自我調節和自我引導。

我想我就是一直踏著這般的實踐步伐,無論在日常生活或教學傳遞中皆盡量的嘗試和應用,讓這些所謂的有效方法逐日地住進我的身心裡,並於多變的外在環境中適時出現協助我。
「受傷的經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無視於它;復原的日子也許冗長,但獲得的是與自己真實相處的時間。」——瑜療師碎念

分享此文章

文章分類

彙整

報名 瑜珈療癒 課程

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及想了解的課程,收到訊息後,我會盡快與您聯繫!

    更多文章

    分享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