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我需要妳,妳可以幫幫我嗎?」一名早在兩年多前從我瑜珈療癒私人課程畢業的個案,最近又突然傳訊給我。
.
「妳需要什麼幫忙?我最近可能時間有限喔。」我回答。
.
同時我心中很好奇他發生了什麼事,畢竟我依稀記得在他決定要結束私人課程,準備踏入團體課程時,還充滿信心地說:「現在我要上什麼課都沒問題,因為我知道我自己要的是什麼!」
.
「老師,妳不要唸我喔… 因為我做鴿式的時候被壓傷了,我已經去看了醫生,也開始做復健,現在我只想回去找妳做復原動作!」他語帶不好意思的說。
.
後來近一步了解,他在某堂課裡,因該堂指導師認為他能做到更深入的鴿式而動手幫他,雖當時他感覺到自己已經抵達臨界點,也表示拒絕,但在指導師不斷鼓勵喊話下,最終他仍妥協的接受調整,接著就在那瞬間聽到自己的腰間傳來“ㄆㄧㄚ”的聲音,然後當場就動彈不得。他當時花了些時間才從驚嚇和麻痛中重新移動,但指導師請他放心,並告訴他這只是一個身體打開過程會有的正常現象,請他回去多喝水、泡澡即可。
.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隔天他變得難以行動,從整個下背到下肢麻痛不堪,只好前往急診就醫,並遵從醫囑開始一連串的治療。
.
///
.
老實說,我第一時間聽了他的闡述後有些生氣,我的白眼翻過無數圈。
.
這樣的事件到底還要發生幾次?
從我這裡接手因練瑜珈受傷的學員已經無數個。
.
瑜珈一直存在被誤解、被污名化的情況,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減少?
從我這裡聽到訕笑和貶低瑜珈專業的言語已經無數次。
.
特別這名個案又是一開始從瑜珈療癒方式進入,結果也遇上類似狀況。
.
於是我開始又思考著,到底要如何把「做自己」這個關鍵,深深植入練習者心中,至少至少讓大家在「身體」這方面能做到「自我完全掌控」。
.
也更思考著,到底要如何將「賦權」這個核心,徹底崁入參與瑜珈師資培訓的學員心中,至少至少讓這些儲備教師們能做到「尊重個體」,能理解到「出自為學員好的善意,有時可能是正在剝奪學員的自主能力」!
.
我知道這件事非常難,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質,如同這名個案,他天生的特質就是較屬「服從型」,特別在「上對下」這樣的角色地位中他會有很高的服從度,甚至趨向奴性。我們在兩年多前的課程裡就是一直在針對這個部分做練習,而他也持續在調整和改變。我記得我曾在課後半開玩笑跟他說:「你知道嗎,你這種特質,我要是壞心一點,我超能操控你的!」
.
爾後他也因感到自身改變許多,才決定踏入團體課程,卻在兩年多後的現在,發生不同事件。
.
他說:「我相信老師是為我好,因為他覺得我有能力做到,可是我並沒有明確告訴他『我當下真實的身體感受』,我有點含糊帶過,所以我自己多少也要負點責任。」
.
「很好啊,一次經驗一次新的學習。」我說。
.
///
.
關於瑜珈課受傷與不受傷這個議題,必須從很多層面去探討,絕對不是「怎麼做就不會受傷」或「這樣做一定會受傷」的單一看法。
.
關於鴿式(Kapotasana, Pigeon Pose)這個動作,
.
就身體層面,其所運用到的關節角度皆會有限制,絕非只是“前腿呈 90 度,整個臀部坐至地板“;
就呼吸層面,絕非只是“吸氣,吐氣時盡量往下坐”;
就心理層面,絕非只是“持續練習,就能打開坐下去”;
就教學層面,更絕非是“來,我來輔助你,你就可以做到”。
.
還有很多很多其他層面都必須要去思考、觀察及判斷,才能夠達到做鴿式的目的、「練習瑜珈的真正目的」,要不最終僅會淪為毫無意義的身體操練,然後還將身體帶向更不健康的結果!

.
「有時候好意的調整可能是兩面刃,關乎於指導者的調整目的,及練習者的個體需求。」—瑜療師碎念

.


📄 相關文章:
《瑜珈課不可或缺的元素— 安全》:https://reurl.cc/QRpYR5
《是幫助?還是剝奪?》:https://reurl.cc/Eo2ZVn
《「乾我屁事」也是一種練習》:https://reurl.cc/M8ZkzX
《有一種美麗叫賦權》:https://reurl.cc/K0xr2p

分享此文章

文章分類

彙整

報名 瑜珈療癒 課程

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及想了解的課程,收到訊息後,我會盡快與您聯繫!

更多文章

分享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