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帶領瑜珈師資培訓的過程中,我們總是不斷強調「建立安全感」的重要性。建立安全感並非來自持續覆述「要感覺安全」、「要覺得安全」等僅用語詞的呈現,而是需要從動作設計、引導用詞、聲音語調及姿態等各方面落實安全感建立,即使沒有特別說出「安全」二字,練習者也能在教學者考量周全的氛圍中自動放下戒心,而一旦練習者放下戒備,其安全感便自然而生,教學者若要協助練習者進一步做身或心的調整也就變得更加容易。
.
我經常在團課裡觀察到一些類似過度警覺的學員,他們通常可能會不斷檢查周圍環境、對周圍發生的事反應過度、發現擁擠或嘈雜時會表現出難以承受,或很難集中注意力等,雖說一般的大眾瑜珈課程看起來似乎結構簡單、無傷大雅,但是對於某些過度警覺或有創傷的人來說,可能會感到不舒適或無法接受。
.
「過度警覺(hypervigilance)」是指一個人處在一種高度警覺的狀態,無論當下真實情況為何,他們通常會有意或無意地偵測空間中疑似的威脅、聆聽不熟悉的聲音,並在腦海裡不斷上演各種情況,以預防他們 “認為危險“ 的事件發生,這通常會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 等病症有關。
.
身為教學者若能理解到這點,就不會再誤解為何有些練習者會有 “無法安靜坐著”、“課程中不斷製造聲響” 、“無法專心” 或 “充滿敵意” 的表現,教學者反而更要反觀自己是否有落實在一堂課裡「建立完整安全空間」的責任。比如說:
.
1. 動作:是否總編排出超過一個人體合理的身體活動範圍及日常所需?例如:把髖開到最鬆最大,但日常生活所需用到的髖卻是要能穩定活動。
2. 語言:是否總在 “否定”?例如:不能、不行、不對、練得不夠等;是否總自認 “激勵” 實際上卻是 “比較”?例如:你看誰練多久都已做到、你都練多久了怎麼還在這等;是否總自認 “關心” 實際上是在 “暗示危險“?例如:小心喔、如果不這樣做哪裡就會出問題、這樣做才不會受傷等。
3. 姿態:是否總是自顧自示範漂亮動作,讓練習者的注意力遠離他們自身,而將焦點放在你身上及比較動作?
4. 調整:是否總是不經同意的觸碰,甚至自認強而有力的推壓拉練習者才是 “有效益” 及 “能進步”?
.
我更是好幾次遇到曾在瑜珈課受創過的學員,我相信這些教學者都是立意良善,都是為了學員好,卻因考量不周及無意識表現而使他人對瑜珈留下不好回憶,甚至造成他人一輩子的身心創傷。
.
我認為「建立安全感」不算是一種教學技巧,但它始於教學者自身對於瑜珈八支(Ashtanga)之前二支— 持戒(Yama)和精進(Niyama)的理解與透徹,我想身為教學者一旦將 Yama 及 Niyama 視為一種提醒,便不會輕易做或說出那些令人感到緊張和警戒的行為或話語,也毋需刻意學習技巧才能釋出安全感、讓人感到安全。
.
「安全感」就是來自教學者本人對於自己的寬容和慈愛,而這份寬容和慈愛更是來自教學者不斷地「放下舊知、接受新知」及「打開思維、多元思考」。
.
📄 相關文章《關於證照、教學與學習》:https://reurl.cc/RWDQlg
📺 相關影片《瑜療師碎念 #4|瑜珈療癒宗旨中的「賦權」是什麼? XuYa Talk #4 – What Is the Empowerment?》:https://reurl.cc/09nyqK
📙 參考書籍《生活中的瑜伽智慧:活出真我,體驗喜悅人生的十項法則
The Yamas & Niyamas: Exploring Yoga’s Ethical Practice》: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4420

分享此文章

文章分類

彙整

報名 瑜珈療癒 課程

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及想了解的課程,收到訊息後,我會盡快與您聯繫!

更多文章

分享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