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 4 月,疼痛照護瑜珈(Pain Care Aware)師資培訓默默地推著我踏進瑜珈療癒之門,當時剛結束培訓的我仍處於懵懂狀態,雖聽得懂所有的理論和觀念,卻不知道它可以在我的教學現況中幫助多少。然而我心中始終存著一股堅毅力,外加高度行動力,我相信有天我將能融會貫通地善用它。

 

同年的 9 月,我前往日本開始了瑜珈療癒師的培訓課程,永遠記得在第一天早晨的團練後老師問我:「妳今天的目的是什麼?」那時我完全不曉得方才的練習到底在做什麼,只好尷尬笑著回答:「我不知道。」接下來的日子裡我一樣帶著堅毅和行動跟隨著導師們,在無數次的困惑衝突和醍醐灌頂中,於 2017 年完成浴火鳳凰瑜珈療癒(Phoenix Rising Yoga Therapy)認證的瑜珈療癒師。

 

當時我雖知道還得繼續走下一階段,才能完成國際瑜珈療癒師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Yoga Therapists)認證的瑜珈療癒師,最後卻決定喘息一會兒,一方面我知道自己是個需要一些時間接收、練習和內化的人,另方面則也有經濟上的考量,畢竟在前半段學習的花費所費不貲。

 

2018 年秋天,我們終於邀請浴火鳳凰瑜珈療癒創辦人 Michael Lee 來臺,為臺灣升起瑜珈療癒師培訓第一階段的大幕,直到 2019 年冬天,就在結束第二階段培訓準備迎來關鍵第三階段時,我心中也出現「是時候完成剩下部分」的聲音。同年 12 月,我開始後半段為期一年的課程。

 

緊接著 2020 年 3 月疫情一發不可收拾,我所有規劃好的時間和行程瞬間崩壞,不僅面臨課程時間一改再改,機票食宿也一訂再退。後來全部實體課程移轉線上,開心的是減去一大半旅遊花費,鬱悶的是無法實際與人接觸學習,以及預計要去的景點和美食無法成行。此外,時差關係好幾次因早鳥課的早起壓力而失眠,也幾次因貓頭鷹課無法熬夜而提早離線,加上為維護課程品質而來的大量閱讀、作業、分組練習和呈現,我曾一度懷疑自己是否會被留校察看。不過伴隨著擔憂,我也就在自己的專注中按部就班完成各項學習和考核,還能在這期間將非我預期中的《從呼吸開始的瑜伽療癒》一書出版,臺灣瑜珈療癒協會(Taiwan Yoga Therapy Association)亦順利正式成立。

 

終於在 2021 年 11 月底我完整完成後半段課程,因疫情而多延一年的這段學習日子裡,我的生活雖充滿各式的驚濤駭浪,卻無形中成了我學以致用的最佳契機。

 

2022 年 1 月,在農曆過年前我正式被認證為 C-IAYT,從今往後我會恪守瑜珈療癒師職責,盡我所能去傳遞更全面、寬廣的觀念和知識,透過現代的實證研究和質樸語言,更善用瑜珈這個經典智慧,輔助各項關於「人」及「健康」的領域。雖然在臺灣我們已經慢了許多,但每每想起日本導師說:「我自己一個人在這裡花了十年時間,你們有兩個人一定會比我快許多。」我便寬心不少。
是啊,「無論何時開始,有開始就會是最快的時間。」——瑜療師碎念
🙏 感謝我來自不同種族、背景、專業領域的同學們。
🙏 最重要的,感謝所有信任我的學員們。
👉 臺灣就從這裡耕耘吧 TYTA 臺灣瑜珈療癒協會

 

c-iayt

分享此文章

文章分類

彙整

報名 瑜珈療癒 課程

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及想了解的課程,收到訊息後,我會盡快與您聯繫!

    更多文章

    分享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