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7 月,我在浴火鳳凰國際瑜珈療癒(Phoenix Rising Yoga Therapy, PRYT)受訓期間的日本導師 Toshiro Miura 邀請下,第一次以「瑜珈療癒師」身份參與由日本瑜珈療癒協會(Japan Yoga Therapy Society, JYTS)主辦的國際瑜珈療癒大會(International Yoga Therapy Day, IYTD)。該大會的活動為期共 3 天,第 1 天在大宮市舉行,主要提供給對於瑜珈療癒相關課程有興趣的民眾參與,第 2、3 天則在仙台市進行,主要針對瑜珈療癒師、醫護人員及其他健康照護從業專業人員,提供不同身心主題的實際課程和講座。

還記得大會首日一大早我便起床梳洗,興奮和緊張的心情交織著,心想 我這隻瑜珈療癒界的幼幼鳥,居然有幸飛進資深瑜療老鳥們的地盤,不 但可以親眼看見那些原本只能透過臉書認識的資深療癒師們,更因爲 Toshiro 老師的關係,我還受主辦單位之邀與他們共進晚宴!

當我還處於因複雜電車路線而頭昏腦脹的狀態抵達會場時,我立即被眼 前的工作人員及與會者人數震攝住,一切只能以盛況空前形容。緊接著 從我報到開始那刻起的這三天,在一連串的被引導入會場、找尋座位聽 演講、進入每堂課程教室前、午休用餐、點心時間,甚至連最後的晚 宴,都會被問到同個問題:「請問妳是哪個協會(代表)?」當時的我 只能這樣回答:「瑜珈療癒在臺灣才剛開始,所以我們還沒有成立協 會。」雖說應對自在,但不免有股可惜之感在我心中油然升起,即便協 會或職位這般的代名詞我一點兒也不在乎,不過在那樣國際的場合裡, 眾人彼此交流的開端仍是以整個團隊為主,那些名稱代表似乎有其存在 的必要性。

特別是當我坐在台下聽著各個協會代表講者,正洋洋灑灑地發表自己國 家的瑜珈療癒如何與醫療健康照護專業整合之時,除了我們較為熟悉的 美國和印度兩大瑜珈療癒協會外,連同荷蘭、巴西、泰國、韓國、中國 等,皆有協會代表輪番上台發表,加上台下與會者發問時皆以「我是來 自 XX 協會的 XX」為開場,那時坐在後頭的我心底突然冒出一個聲音:

「為什麼臺灣不行?」我當下立刻傳訊息給團隊夥伴大致分享現場狀 況,並提到成立協會的想法看來是有落實的重要性。

接下來有一段時間我們就暫且先將成立協會這件事擱著,畢竟瑜珈療癒 在 2018 下半年,因 PRYT 創辦人 Michael Lee 終於親自來臺開啟第一屆師資培訓才剛上軌道,我們的確需要有更多的人先認識和體驗它,才 能再繼續往前下一步,於是也就先把眼前能做的事情打理好,但這個願 景一直沒有因為時間的延長消失過。

日子就在專心致志地耕耘瑜珈療癒中來到 2020 年,在一群志同道合夥伴們的互相支持陪伴,加上其他相關領域亦認同瑜珈療癒理念的專業人 員傾力協助下,「臺灣瑜珈療癒協會(Taiwan Yoga Therapy Association, TYTA)」正式成立!在確認審核通過的那刻,我心中真是無限高興與感動,縱使必須扛上一些負重,卻也這意味著「推廣瑜珈 療癒」將是我往後需要不斷敦促自我更新的力量,更是我能幫助更多人 重拾整體健康的途徑,亦是我一份榮耀的負擔。

在接下來的腳步裡,臺灣瑜珈療癒協會歡迎更多認同瑜珈療癒理念及健 康照護相關專業的夥伴們加入,期望讓臺灣民眾有更多機會觸及更多元 的資訊,並協助更多正在遭受身心病痛的人們,能獲得更適合個人狀態 的方法和指引改善。除此之外,也期許在未來的國際瑜珈療癒大會,我 們能以臺灣瑜珈療癒協會的身份出席,並且與各國分享瑜珈療癒在臺灣 的實踐狀況與進展,甚至我們有能力和人力舉辦屬於國人的瑜珈療癒大 會!

分享此文章

文章分類

彙整

報名 瑜珈療癒 課程

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及想了解的課程,收到訊息後,我會盡快與您聯繫!

    更多文章

    分享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