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自主健康管理的第六天。其實打從雙北宣布二級時,我心中已打算若是升到三級且確認工作停擺,我就要回家鄉並啟動去年已備好的居家檢疫計劃(當時美國尚未宣布轉線上課時,我預計出去回國後要執行的)。

像是安排好似的,在上週四和五我就只早上各教一堂課後,便買齊午晚餐回家不再出門。現在想來也是要謝謝周三晚上那隻突然從冷氣口飛出來又飛進去的阿蟑,雖然搞得我整夜失眠,卻促使我後來只想回家休息和大掃除的念頭。於是分別在週四和五整個下午,我陷入瘋狂清洗房子狀態,當然也皇天不負苦心人,最後找到正大辣辣在陽台曬日光浴的阿蟑。

於是我的週五當晚睡得特別沉,加上週六不用再趕作業的輕鬆心情,就在起床後聽到直播升三級及收到果斷停課等消息,我直接聯繫家人交代我的隔離事宜,簡單打包後便帶著阿迪一路向南。

抵達進家門前,我先把自己仔細噴灑酒精擦拭並更換口罩,此時感激之心不斷生起。感謝王媽媽的未雨綢繆,酒精、次氯酸水和紙巾備貨充足;感謝烈陽讓我直接原地晾起外衣、鞋子、包包還有我自己;感謝阿公留下這棟寬敞且到處有窗的透天厝,讓我享有整層空間外加頂樓日光浴。

接著,我就徹底展開一連串的正念覺知生活⋯⋯

首先,始終謹記,一出我的樓層便戴上口罩。

接下來說說用餐的時候,我怎麼做。

評估自己活動量減少,因此決定一天只吃早午餐及晚餐。

原則上我和爸媽達到分開用餐共識,爸媽先各自用餐後,我才出現。我有自己的餐具和用餐小空間,完畢後自己清洗,並將我碰和坐過的地方用酒精擦拭,由於必須經過此過程,我便得更慢下腳步,行動前總先預習自己的動線和會接觸的地方。

再來說說遛阿迪,我怎麼做。

每日大約下午五點半左右是陽光變得柔和,也是附近公園人變少的時候。我設定好路線並步伐固定,好讓每天遛狗時間和足跡一致,由於這個過程,更深植我的正念行走練習,每踏出的一步皆是如此的清晰踏實。也默默認識每天差不多時間會遇到的阿柴和他的鮮肉主人,這個時期能透過超遠的社交距離彼此揮手也備感溫暖。

最後說說南部缺水,我怎麼做。

早在幾年前台南大地震後的缺水一週經驗,如何分配水源其實已難不倒我。像是洗澡時所用的水,先是分配給洗衣服,洗衣後的水再分配給沖馬桶,洗碗和洗手水分配給拖地等等,開水龍頭前都是得先安排過,聽起來似是很麻煩,實際執行起來一點兒也不,說到底就是「耐心」而已,而耐心的背後則是「慢下來」和「專注」,知道自己每分每秒都正在做什麼,這就是「正念」練習,從自己的日常小事做起。

這期間王媽媽一度抗議我幹嘛一直戴口罩,且不斷提醒他們不要靠近我(母女若是相遇就會跳起恰恰)、不要來我的樓層(王爸忍不住會偷跑上來但我一聽腳步聲就大叫),並且瘋狂使用酒精(一週用掉三分之二瓶),切實地體驗到什麼是最遙遠的距離。

這一切我做起來倒是舒適自在,除了因早有計劃外,我也想試試看這種靜僻方式— 因應當下環境和事件所選擇的作為,而非刻意製造特定氛圍情境。此外,心無旁騖地專注執行,所有的事情都不再是件「事情」,而是自己生活中的「部分」。

其實如果沒有疫情,原先的計畫是在完成 IAYT 課程後,接著想跟隨我的導師們腳步到 Kripalu 做深度靜僻,我始終認為,人事物還是影響靜僻的必要因素。

然而在這些日子裡,我深深體悟到,靜僻始終來自自己的心。確實外在條件是不可或缺的助力,但即便整個環境建構得十分完善,若自己的內在沒有完全與之當下,最終無法全然處於靜僻,這就是所謂的人在心不在。

這也讓我想起在緊鄰馬路的 YK 教室上課時,無論是汽機車或人群經過的聲音總是一清二楚,許多剛來到教室練習的學員不是很習慣,而我卻常提醒學員這是練習最好的時機,練習在吵雜紛亂的環境中,依舊保有內在的寧靜。

多多少少我們還是會覺得遠離都市,身處人煙稀少之地才是修行的樣子,然而我認為最高深的修行乃是在日常生活中進行。

「不因人言而失自我意識,不因事物而失自我判斷,不因環境而失自我價值。靜僻始終來自自己的心,只要願意靜下來陪伴他。」——瑜療師碎念

分享此文章

文章分類

彙整

報名 瑜珈療癒 課程

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及想了解的課程,收到訊息後,我會盡快與您聯繫!

    更多文章

    分享 Share this!